光的错觉

长叹岁月:

跨越时间,我在原地
四个月了,我依然在这里,永不放弃
第一次画,尽管不尽如人意,依然觉得很幸福
这个夏天,感谢镇魂

眠狼:

推特:https://twitter.com/RDJlock
INS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rdjlock/
都是日常po图,推特的话其实跟LFT这边差不多。
INS 那边以后可能会发点不太一样的东西吧,毕竟ins主要是晒图?会发些照片。

鬼节段子

两公分

✨南瓜豆腐:

·


陆信好不容易来一趟,路都认不熟,就问旁边一起来的独眼鹰:“林静恒住哪?”


独眼鹰指给他看。


陆信记下了,又问:“我那儿子……他住哪?”


独眼鹰指给他看。


陆信:“???”


 


·


“开门啊!开门啊!我知道你在家!你有本事抢男人,你有本事开门啊!”


陆必行顶着一头鸡窝狂奔而下,后头林静恒徐徐系着扣子:“楼梯陡,小心。”


陆必行顾不上回答。他家门板已经快要被敲穿了,外面那人的力气恐怕跟砸差不多,不知道跟总长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
中央区的安保工作怎么做的?大半夜的直接找上家门来不管了??


陆必行胡乱披好睡袍,一边低声道:“湛卢,调门外监控。”


“好的,陆校长。”


监控画面立即呈现在他眼前,陆必行抬头一瞥,手上忽然顿住了。


“爸?!”陆必行猛地拉开门,正对上独眼鹰那双在黑暗中闪着诡异的光的猫眼异瞳。


陆必行条件反射就往后退了半步。


林静恒在后头挡住了他。统帅叼着支烟,颇有流氓气地走到前面来:“怎么,陆兄,两百岁了还没活够啊。”


“林狗我操你妈,老子还没到两百岁!”


“看来陆兄少女心不减,现在还宣称自己永远十……”


陆必行缩在后头,还疑惑日天日地的林统帅怎么突然被消音了,就听林静恒试探性地问出了一句:“……将军?”


“你能不能叫我爸?你都把我儿子拐跑了还不改口,你怎么这么独啊?”


陆必行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卧槽,亲爸?”


文明人陆老师说完才意识到自己飙了个脏词,生怕亲爹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不好,急忙闭了口。


 


·


凌晨两点半,中央区总长家里灯火通明。


陆必行相当斯文地端坐在沙发上,林静恒披着外衣,把手上的烟在烟灰缸里按灭了:“现在怎么安排?”


独眼鹰看上去很想跟他打一架。


陆信两条腿翘在沙发扶手上,似乎还在消化巨大的信息量。


“您有什么地方想游览的?”


“……第八星系独立了?”


“对,现在形势不错,您想去银河城基地看看吗?有专线,很快就能……”


“没有联盟了??”


“……对,大家各自为政,相互独立,新签署了一个人类联盟条约。”


“——你们两个在一起了???”


“……”


陆必行闭了口,一筹莫展地去看林静恒。


“对。”林静恒很有耐心地回答,“要我把结婚证翻出来给你看看吗?”


陆信还在神游状态,独眼鹰先炸毛了:“……王八蛋,你!”


“二位!二位!”陆必行无奈,“怎么又吵起来了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来吵架吗?”


他话音刚落就被另一声更大声的质问掩盖了:“小兔崽子!怎么回事?!”


——怎么这两位也会吵架啊。陆必行绝望地想。


 


·


已知陆必行一个人能说一台晚会。


陆信一个人也能说一台晚会。


求:陆信和陆必行两个人能说几台晚会。


 


“一台。”湛卢说,“因为陆将军和陆校长是同台竞技关系。”


 


·


林静恒第一次出现了一晚上不睡就开始脑壳疼的现象。


“……”统帅萎靡不振地拿勺子扒拉着陆必行做的爱心早餐,真实地感觉到了心力交瘁。


难道是老了吗?


“……当时静恒指挥舰都打漏了。我是后来才听说的,吓得我……”


那边沙发上已经聊了一个通宵,现在听来似乎总算要聊到了结局。陆信跟陆必行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,林静恒一个晚上听下来,脑子相当混沌,甚至觉得他们在说相声。


陆信和独眼鹰自然不会疲惫,至于陆必行,他有芯片,可恶。


“——是吧静恒!……静恒?……”


林静恒眼睛半睁半闭,随口应道:“是是是。”


他回完这句话之后,满座寂静。


林静恒后知后觉发现了什么不对。统帅心弦一绷,还未问出刚刚发生了什么,就听陆信问:“那你们是要培育男孩还是女孩?”


林静恒:“???”


陆必行:“我更喜欢女孩一点……不过可能会培育一对龙凤胎吧。”


林静恒:“???”


陆信:“那不错啊,我还以为静恒不喜欢小孩呢。”


林静恒:“???”


陆必行得意洋洋:“被我感动了呗。”


林静恒:“?????”


 


·


按理说总长和统帅这个白天要去上班的。


但是既然已经有二位不按理地来了,那他们自然也不用按理了。


不过这二位也没法吃吃喝喝,陆必行只好带他们去游览一些著名景点。


“父亲,快看,你的石像。”


“父亲,这是彩虹街。”


“父亲,银河城基地到了。”


“父亲,看天上那个,是北京β星,我之前和林在上面待过,现在是反导系统基地。”


“父……”


“下面这排房子谁漆的啊,”陆信忽然开口,“这么少女。”


独眼鹰:“……”


林静恒冷哼了一声,表示收获到了乐趣。


 


老秘书长:“陆总长今天整天都没来上班。”


图兰:“巧了,统帅也没来。”


二人确认了一下眼神。


 


·


“得走了。”陆信说。


陆必行轮流跟他们两个拥抱了一下:“下次争取再来啊。”


林静恒跟在后面,感觉陆总长刚才的语气就像是在说“好好改造,争取早点出来”一样。


陆信朝他挥了挥手:“走了啊。”


转身的时候将军郁闷的想,这臭小子都这么大了,还长成了这副流氓样,恐怕更不会跟自己好好告别了。


然后他的军装袖子被人拉住。


林静恒真的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
 


陆信还没松开他,就听见他低头在耳边说了一句:


“——我现在比你高。两公分。”


陆信:“???”


 


陆信一脸沧桑地问独眼鹰:“你说我以后还来吗?”


独眼鹰咬牙切齿:“来看那王八蛋怎么带孩子。”


陆信:“这个好。”



大魔王

Marina任桃桃:

Cate Blanchett | ‘完美和不完美都是我,对自己,我总是说yes’💎 ​​​

Marina任桃桃:

‘事情在变好之前,总会变得更糟。’-JOKER🃏 ​​​今天的画,我最爱的演员和角色。

第一次过节的七夕!

藏九归一:

不过是一个寻常又惬意的午后~

BGM:知——知——知————

✨南瓜豆腐:

(借了今天微博@维鲁斯特的那个太太做了什么和太太心里在想什么的梗😂不妥的话马上删
((看到的时候就很想搞沙雕图,我就搞了,搞完还觉得,没毛病

悠然酱:

沙雕预警。
听说《残次品》要出商志了,可以预见感情戏会大幅删减,虽然很遗憾......但是现状如此,逃不过强行兄弟,那我们重新定义兄弟好了。
希望未来有一天我CP能在商志里大大方方承认恋情,我们将在没有强行兄弟的地方相见!
(单张发不下了,有需要微博评论收吧:https://m.weibo.cn/1856045577/4248794747394707

补一张经典的兄有弟攻!

眠狼:

今天因为沙海,翻看了一下自己的旧画集。看过去画的图,感受通常都是“好羞耻啊”。唯独翻到Sherlock的部分,涌上来的都是那时的人和那时的事。因为记得画每一张神夏时候的情景和心情,所以每一次看都会陷入久久的感慨。

我是个比较长情和恋旧的人,所以一旦入了什么坑,就很难脚踏几条船、想爬个墙也实属不易。HP跟神夏的坑我分别待了5年,这一过去就是十年了……在神夏里的五年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难以忘怀和宝贵的,因为现在所得的成长经验与长期的友人,大多从中而来。
……
2018年了,我还是清晰记得在2011年从上海CP回家的路上,边听着风になる,边想着这歌好合适他们,还有好多想画的没画完呐……